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忆的博客

信手拈来生活点滴,与朋友共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与公安、“混混”同桌吃饭  

2012-04-15 13:28:43|  分类: 情感·经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,我与两位公安人员和两位“混混”同桌吃饭,开始我还怕会起冲突,然而桌上的气氛慢慢的由冷变暖。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两位“混混”一个叫“宏”,一个叫“刚”。我和宏、刚早就认识,昨天晚上的饭就是应他们之邀。两位公安是第一次见。宏和刚并不知道这两位公安人员要来,他们是临时被宏、刚邀请的朋友带来的。我和宏去点菜的时候,他小声地和我嘟囔:“妈的,没想到他们是公安。”我看出来了,他从内心里抵触公安人员,也看出来他仍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   先说说宏。

        宏曾经因为打架斗殴进过局子。他说他看见公安腿就发软,可能当时在局子里被整得不轻。到现在,他也是好打架,说话的时候,脏字儿也不停滴往外蹦。但宏有一颗善良的心,对父母极尽孝心,对弟弟百般呵护,对媳妇百依百顺。

        07年,济南的7.18水灾,他不顾个人危险,从湍急的洪水里救出了两个人,是济南市受表彰的救人英雄之一,有报社采访宏:“你当时是怎么想的?”他回答说:“那人伸着个手直喊救命,我还想啥?就是想赶快拉他一把,不然就被水冲走了。”

        两年前,济南某机关的一位工作人员在饭店吃饭,去卫生间正好与一位喝醉了的混混撞了个满怀,这混混抬手就给了这人一拳,这人问:“你为什么打我?”那小混混说:“你挡我道了。”两人正在争吵着,和这个小混混一起来的两个人也凑过来了,三个人把他按在地上拳打脚踢。宏也正好在这个饭店吃饭,他去卫生间看到仨年轻人往死里打一个50多岁的人,气愤不过,就和这仨人理论,这仨人马上把目标就转向宏了,说他多管闲事儿,一起围殴宏。宏膀大腰粗,从来就不怵头打架,一般仨俩人是打不过他的,宏一阵拳脚,就把这仨人打趴下了。宏对那人说,你赶快走,一会儿他们还会叫人来的(这样的事情,宏是有经验的)。这个人非常感激宏,就给他留下了名片,说以后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助,就给他打电话,宏也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儿,把名片往兜里一塞走人了。

        说来也巧,宏救的这个人是拆迁办的一位管事的,而那一年宏家的旧屋正好被拆迁,他家的旧屋很小,按照政策,能给的补偿很少,宏念及弟弟,想通过拆迁补偿,弄套好房子,给弟弟结婚用。宏小学毕业就不上学了,他认识的人中在这件事儿上能帮上他的还真没有,所以为这事儿,宏很闹心。正在抓耳挠腮、一筹莫展之际,他忽然想起了那张名片,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把那张名片找到了,他试着打了个电话过去,说了事情的原委。那人很爽快,带宏去参加了一个酒宴,吃饭的当儿,他说了被宏救的经过,并当场认宏做干儿子,宏看这人年龄也和自己的爹年龄差不多,也就应了。酒桌上这些人都是与拆迁的有关的工作人员,宏本对补偿不抱多么大的希望,就在这个酒宴之后,宏的拆迁补偿得到了解决,在旧房原址,他拥有了一套80多平米的新住房。

        宏的家庭很特殊,他的爷爷抛弃了他的奶奶另觅新欢,他的爸爸又抛弃了他的妈妈另觅新欢,所以宏对于那些抛弃自己妻子的人是恨之入骨,他母亲一人把他们哥俩带大,所以他很孝顺自己的母亲。他母亲病了,都是他背着他母亲在医院楼上、楼下的跑。

        再说说刚。

        刚是湖南人,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在社会上混,他的父母管不了他。刚有一个伯父当时是济南军区的一名军官,他父亲就想,把刚送到济南,让他伯父管管,毕竟部队是个纪律严明的地方,说不定刚能变好。15岁时,刚独自一人来到了济南。住在伯父家,刚的野性有所收敛,但他怎么也不肯去上学,也不肯当兵,还是整天在街上游荡。他对他的伯父和伯母还是非常尊重的,刚手勤、嘴甜,当然在街上游荡之际,也结识了一群好打架斗殴的小混混。此时他的伯父、伯母也拿他没办法,只能由着他在社会上混。

        后来刚认识了一位发廊女,结婚生女。发廊女的手艺很好,回头客很多,他们有了一定的积蓄后就开了自己的发廊,现在已经有三个连锁店。宏的弟弟初中毕业,没什么一技之长,一开始就在刚的发廊里当学徒。刚说:只要他有饭吃,就不会让宏的弟弟饿着。刚的很多事儿,宏也帮着跑前跑后,他们是特铁的哥们,当然,打架的时候他们也是一起往上冲,他俩都属于哪种宁肯被打死,也不服软的人。

        前几天,刚的堂哥的姥姥,即他伯父的岳母去世,老人家在泰安农村,农村人办丧事有很多规矩,刚的伯父、伯母身体不好,丧事都是刚帮着忙前忙后,为姥姥守灵,迎来送往,连续几个晚上没睡觉。那天我们见他时,两眼还布满了血丝,但他一点怨言也没有,他觉得这是他份内的事儿。

        刚也曾因为打架斗殴进过局子,但他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、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,骨子里厚道,不油滑,没有坏心眼儿。

        那天晚上,当宏和刚的朋友说,他带来的俩朋友是公安局的,其中有一位是济南公安局某大队的副队长,宏和刚马上噤若寒蝉,桌上的气氛顿时凝固。宏马上跟我说,咱俩去点菜吧。我看得出来,宏当时的心情很复杂,如果是别人请客,以他的性格他会马上离开,可今晚是他请客,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付。

       饭菜上来了,一开始,宏和刚都不说话,只是我们几个人一块儿聊。说着说着,宏和刚的朋友为了缓和气氛,以笑话的方式“揭露”宏和刚的过去。两位公安听到这些后,表情很微妙,但毕竟他们是和这些人打交道多年的沙场老手,他们试着缓和气氛,说些笑话。慢慢地宏和刚也开始说话了,宏大着胆子试着问:“现在公安局的人还打人吗?我那时可被揍得不轻,而且还让手抱着头不准放下,我一见公安腿发软。”那位副队告诉他:“现在不打人了,很人性化了。”宏不信,副队就告诉宏:“最近三年基本没有打人事件,至少在他管辖的大队里不再打人了。”而且他根据宏的前科,还告诉宏应该注意的问题,只要不犯某些条例,公安局是不会抓人的。气氛就在这样的你来我往中缓和下来,最后变得很融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