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忆的博客

信手拈来生活点滴,与朋友共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寨山、小寨山(国庆节游记)  

2011-10-02 21:26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大寨山、小寨山(国庆节游记) - 梅忆 - 梅忆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寨山、小寨山资料片

     好几个月没参加集体活动了。我们这个集体从08年开始活动,每周六爬山一次,一开始就是到近处的千佛山、大佛头等地方转转,后来觉得不过瘾,逐渐向南部山区、泰山山脉延伸。三年来,我们几乎走遍了济南南部山区,至今仍是乐此不疲,而且热情越来越高。每到周五,心里就开始痒痒的,周五晚上QQ群里讨论第二天的路线。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情,都会参加第二天的集体活动,人数一般在10~18人。

        今年的国庆,恰好是周六,周五晚上童鞋们又是一番热烈的讨论,七嘴八舌,可最后也没定出结果来,只能留到第二天早晨临时决定。早上到小区门口集合完毕,清点一下人数,共16人。我们都问领队,今天去哪儿,他说还没定,你们就跟着我的车走吧。我们分承4辆车,在领头车的引领下,“浩浩荡荡”地向南部山区出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在今天的队伍中,我见到了的久闻大名的“蝎子”教授夫妇,他们是新加入不久的新童鞋,由于他们前两次参加的活动,我正好有事脱不开身,这是第一次见面,却是一见如故。蝎子教授第一次参加活动,给我们这个集体讲了一个很心酸、也很感人的故事。蝎子教授小时候家里很穷,没有钱买本子、买铅笔、交学费,他听说抓蝎子能卖钱,就经常到山里去抓蝎子卖。就这样,蝎子助他一路上中学、升大学,一直到现在的山大教授。虽然他抓了很多蝎子,可他从来没吃过蝎子。那次活动,他就充分展示了抓蝎子的本领,一边爬山、一边抓蝎子,他抓的蝎子成了童鞋们午餐中的一碟小菜。蝎子教授因此名声大振,以后,大家就叫他蝎子教授。另外,今天的队伍中又多了一对新成员,但,是我们的老同事。

       由于是第一次去大寨山, 领头车走走停停,一边看地图,一边赶路。后面的车也就这么走走停停地跟着他,心里还一边犯嘀咕,这到底是去哪儿?谁也不清楚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他既然不说,大家也没有问的,就只管一路说说笑笑。    

大寨山、小寨山(国庆节游记) - 梅忆 - 梅忆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蝎子教授站在大寨山的一个小山头上

        车终于在一个小山村村头停下了,小山村四面环山,只有一条进村的路,这时领队说:“梅忆,今天实现你的愿望。”嘿,他这一说,倒把我给说愣了,我问:“什么愿望?”他说:“你不是要看大寨山、小寨山吗?”O(_)O哈哈~,大约在一个月前,我曾经提起过想去大寨山(此大寨非山西的大寨,而是济南南部山区的一座小有名气的山)、小寨山看看,领队真有心,我感动滴连连说:“谢谢!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 在村头稍作休整,我们就往大寨山出发了。村里的人告诉我们:“大寨山很陡峭,你们恐怕上不去的。”嗨,淳朴的山里人,他们只当我们是吃干饭的,哪里知道我们是一些久经考验的老驴?这小村的名字也很好,叫“团圆村”。一股清澈的小溪从村中穿过。走在村中崎岖的小路上,我们受到了村里的狗狗们的热烈欢迎,它们都跑大自己家的大门口,朝着我们这一队人马大声狂吠,一直到我们在它们的视线里消失,才停止了欢迎仪式。

    沿着老乡指引的路,我们一路歌声一路笑声地向山上走去。此时的野菊花,正在争芳斗艳,漫山遍野,一簇簇亮丽的黄色,漂亮极了,煞是扎眼。几位女童鞋情不自禁的采一束拿在手里。我也采了一些,编成一个美丽的花环戴在头上,后来被别的童鞋抢去了。

大寨山、小寨山(国庆节游记) - 梅忆 - 梅忆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花环漂亮吧?

    可能是今年气候偏冷的缘故吧,有些树叶已经变成了暗红色。此时的山,不再是绿色的天下了,有枯黄,有暗红。山枣已经过季了,虽然是红艳艳的挂在树上,但已干枯了,口感比起半月前差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 半个小时后,我们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块空地,开始早餐。童鞋们把自己带来的早餐都拿出来,你一口,我一口,一顿早餐,吃了不下10种饭。早餐结束,我们为两对新人,举行了入会仪式。新童鞋不知道什么是入会仪式,就由老童鞋做示范。由于我们这个团体就是夫妻档,入会仪式,就是老公向老婆献花,还要有入会誓言。老童鞋的示范,让蝎子教授兴奋地大叫,迫不及待地向夫人献花、表白,可教授夫人很腼腆,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,急的导演在旁边上蹿下跳,摄像师将这过程都一一记录下来。另一对新人是第一次参加活动,虽是同事,可比蝎子教授夫妇还要拘谨,导演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讲解,直到他们进入状态。看着新童鞋扭捏的姿态,老童鞋们乐的人仰马翻,脸上的肌肉都笑酸了。

       

大寨山、小寨山(国庆节游记) - 梅忆 - 梅忆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在领队的召唤下,我们正向山顶攀登

    嬉闹完了,我们还要继续我们的使命,向大寨山山顶进发。可能知道大寨山、小寨山的驴较少,一路上我们没有看到别的驴友,整个大寨山只有我们这一队驴。大家一路披荆斩棘,热情高涨。快到山顶的时候,山体确实有些陡峭,但这些难不住我们,一口气登上了山顶。

       大寨山似乎是周围群山的制高点 ,站在大寨山的山顶上,就有一种“登大寨山而小天下”的感觉。这时,恰好一阵云雾飘过,在群山中缭绕,如仙境般。呼吸着新鲜空气,享受着秋风的抚摸,真是爽极了。从大寨山的山顶,可以清晰地看到七星台,七星台的建筑尽收眼底。从大寨山看小寨山,就像一个擎天柱一样竖在哪里。考虑到新童鞋的体力,我们就在大寨山眺望了小寨山,没有再去小寨山,也可以给以后留个念想,以后某天,我们会专门去登小寨山。

       

大寨山、小寨山(国庆节游记) - 梅忆 - 梅忆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阵云雾飘过,群山朦朦胧胧

    大约11点,我们从大寨山顶开始回返。回到团圆村,又遇到了刚进村时遇到的老乡,老人家对我们能爬上大寨山顶,又这么快就回来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 爬山的时候,看到山上那么多核桃树、板栗树,就问老人家家里有没有核桃、板栗?老人家很高兴,说他家里有很多。童鞋们就跟着老人家到了他家,把他家的核桃、板栗一扫而空。老人家实在:核桃10/斤,板栗2.5/斤,家里还有几个大冬瓜,也以52个,被童鞋们抱走。

    满载着丰收的果实,我们奔向七星台吃午餐。吃完午饭,我们在七星台溜达了一会儿,就开始返程了。

        路上,我们又发现了一大片柿子林,那柿子金灿灿地挂在树上,把树枝都压弯了。童鞋们又被这满山的柿子给拽住了,下车摘柿子去!路边的柿子要卖1.5/斤,老乡说,你们自己去摘,1元一斤。O(_)O哈哈~,早都急的手痒痒了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有些柿子已经熟透了,稀溜溜,拨开一个小口,一吸就到肚子里了。本来中午已经吃得肚子滚胀滚胀的了,可一看到这诱人的柿子,哈喇子(即口水)一个劲地要往外流,忍不住又开吃了。我们一边吃、一边摘,个别没出息的童鞋吃成了小花猫。虽然我们每人都摘了满满一大兜子柿子,可山上的柿子并不见少,不过这兜儿已经满了,我们不得不下山了。童鞋们三步一回头,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那片柿子林。

    走出没多远,路边又有几个卖菜的村民,我们的队伍又停下了,童鞋们还是个个眼睛发亮,尤其是新童鞋,从来没看到这么多好东西,恨不得把看到的东西全都买下。我们走到哪里,扫荡到哪里。最后,蝎子教授的后备箱实在装不下了,这才不得不走了。其实,每一辆车的后备箱都是满满的,哈哈,丰收的国庆节,满载而归的国庆节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国庆节玩得太开心了,O(_)O哈哈~

 

大寨山、小寨山(国庆节游记) - 梅忆 - 梅忆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每到一处,都会留下我们灿烂的笑容。半山腰合影,摄像师在镜头后面,你们看不到大寨山、小寨山(国庆节游记) - 梅忆 - 梅忆的博客
大寨山、小寨山(国庆节游记) - 梅忆 - 梅忆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盛开的山菊花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1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