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忆的博客

信手拈来生活点滴,与朋友共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被母亲“监督”和“管制”  

2011-01-02 19:17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2010年的下半年,我是在母亲的“监督”和“管制”中度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从17岁上大学到现在,我离开父母生活将近30年了。虽然期间经常回家,但在家呆的最长时间也不会超过一个月,已经形成了与父母不同的生活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 6月份,为了医治父亲的前列腺肥大,父母一块儿来济南住了一个月。在这一个月里,我是在父母的双重“监管”下生活的,尤其是对我的吃饭睡觉的监管。在他们眼里,我还是那个十七岁的少女,应该能吃能睡才对。每顿吃饭都是在他们的“威逼利诱”下吃完的。看到我吃的不多,他们就会说:“你不用现在吃这么少,过不了几年,你的身体就会垮掉的。”我给他们解释:到了我这个年龄,就应该注意饮食,吃多了会引起很多疾病,但他们已经形成固有的观念,很难改变,下顿饭,他们继续“威逼利诱”。我知道,他们是经历那个挨饿的年代,被饿怕了。他们认为我很瘦(与我生孩子的时候比),其实我并不瘦,按标准体重的计算公式,我还属于微胖。

        看好病后,父母都回威海了。不到半个月,母亲又回来了,因为我的外甥女考取了济南外国语学校的省属实验班,但她的英语成绩相对较差,为了她能在高中的学习中跟上外国语学校的英语水平,假期里我把她接到济南补习英语。外甥女儿一直跟着我的父母长大,她要来济南,母亲也要跟来济南,一天也离不开这个孩子。这或许就是所说的隔代亲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由于是假期,我几乎天天在家里,每次出门,母亲都得问:“你要干嘛去?”。我知道这是关心,她想知道我做的每一件事。她希望我陪她说话聊天,她和我说的那些人,有很多我都不熟悉,她就会不厌其烦地从我认识的人开始,一个一个地再联系到这个人身上;她所说的很多事情,都是我不关心的事情,但是我必须耐心地去听她说。说心里话,听老人唠叨,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这半年,母亲就住在我家。母亲揽过了做饭大权,除了早饭,因为我们起床的时间不统一。小时候,吃母亲做的饭是很香的,可能是母亲老了的缘故吧,现在做的饭实在是不敢恭维,但我们都装着吃得津津有味,好在我的老公和儿子还是很随和、不挑剔,什么样的饭都能吃饱。母亲做好饭,她自己吃的并不多,她会眼巴巴的看着我们吃,她陶醉于我们吃饭的样子。哪顿饭,如果我们吃得很少,她就会一遍遍地劝着我们吃,直到她认为我们饱了为止;哪顿饭,我们把饭菜都吃得光光的,她就会很开心。我做的饭,应该说是具备了色香味,但母亲来了后,她要求做饭,我不能拒绝,我心里明白她是不服老,她不希望别人说她老了,没用了,等着人伺候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多,因为我的大部分工作都可以在家里完成。母亲会记住我什么时候有课、什么时候没课。如果在我没课的时候出门,必须向母亲汇报出门的理由,不然她会在我跨出门的那一刻问我“你又要出去啊?”。母亲想知道我做的每一件事儿,但不是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想让母亲知道。

       母亲在她6岁的时候就失去了自己的母亲,所以她在我们身上倾注了更多的母爱。母爱让人感到温暖,但有时候会裹得你有窒息的感觉。或许会有朋友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,但这半年就感觉是在被“监督”和“管制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为人母,也为人女。通过这半年我明白了一个道理:父母的爱不能过于浓烈,要给儿女自由呼吸的空间;作为儿女,也要有耐心给父母施展爱的机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