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忆的博客

信手拈来生活点滴,与朋友共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花瓷(下)  

2008-10-04 16:08:55|  分类: 文化·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也是从那天起,高健找梦兰一起商讨公司的事情更频繁了。每次梦兰来到高健的办公室,高健都会伸出他那只大手握一下梦兰的小手,再为梦兰冲一杯咖啡,让梦兰感到温暖而兴奋。不知什么时候,这种握手发生了变化,高健在握着梦兰的手的同时,另一只手会在梦兰的肩膀轻轻地拍两下,然后拉着她的手把她引到椅子旁坐下,再亲手为梦兰冲上一杯咖啡。梦兰也感觉到了这种变化,虽然是细微地,不经意间地,而且高健与她的谈话也从没有超过公司以外的事情,但当高健的大手轻轻地拍她的肩膀时,她还是会一阵激动,两颊微微发热,她那白皙而端庄的脸上顿时会飞起一片红晕,让她看起来楚楚动人。梦兰是那种很敏感的女性,他从高健的这些细微的动作中感觉到了他内心的变化。异性之间的感觉就是这么微妙,或许你表达不清楚,可肢体语言能让你意会。

    梦兰一直都在找机会感谢高健,可公司的事情总是那么多,感谢的事情一拖再拖。两个多月过去了,梦兰的这个心事一直未了。8月份正赶上奥运在北京召开,全世界都在关注奥运,公司里可做的事情不多。在刘翔退出110米栏比赛的第二天,人们似乎还没从这件事中缓过神来,很多生意没法做,公司里很清闲,中午临近下班时,梦兰打电话给高健,请他吃午饭,以表示上次去野生动物园时对他们母子照顾的感谢。没想到,高健很爽快地答应了。他们来到一家西餐厅,点了两份西餐,边吃边聊。

    今天他们的谈话,不再限于公司的事情,而是随心所欲,随兴而起。高健说:“刚来公司的时候,听董事长和上任CEO介绍,企划部有一位很能干的女部长,心想这位女士一定身材高大,作风泼辣,像男士一样,没想到竟是一位纤弱娇小的女士。后来的工作中,我见识了你的魅力与才识。如果不是一起共事,我很难想象,在这样娇弱的身躯里蕴藏着这么大的能量。很佩服你,与你共事是一种享受。”梦兰被高健说得有些不好意思,脸微微发红,她稍侧了侧脸,躲避着高健的目光。这样的娇羞,让她看起来更具女性的魅力。她稳了稳神,说:“其实,如果不是在公司的见面会上见到你,而是在马路上或其它什么地方,我会以为你是篮球运动员,怎么也不会把高总和什么CEO联系在一起。”高健低头看了看自己,抬起双臂,问梦兰:“我像篮球运动员?”梦兰使劲点点头,说:“很像。”高健说:“这就对了,我很喜欢篮球,也经常打篮球,大学的时候,我是校篮球队的队长。”梦兰说:“怪不得呢。我也很喜欢打篮球。”梦兰的这句话让高健睁大了眼睛,表示吃惊。梦兰说:“怎么,你不想信?大学的时候,我是系篮球队的队长,瘸子里挑将军嘛,我打后卫,三分球投得很准啊。”这更让高健吃惊了:“你能投进三分球?我都怀疑你在三分线外能不能把扔到篮框上。”梦兰笑着说:“高总太小瞧人了吧?”高健摇着头,一遍一遍地说:“刮目相看,刮目相看……”梦兰有些得意地点头微笑。他们海阔天空地聊着,从历史到经济,从诗歌到小说,再到奥运会,刘翔退出比赛所引起的连锁反应。他们两个都是兴趣广泛的人,越谈兴致越高。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走,下午上班的时间就要到了,高健又抢先买了单,弄得梦兰再一次感到歉意。

    奥运期间,公司的生意基本处于停滞状态。周五下午,梦兰接到高健的电话。高健说:“周末有时间吗?请你喝咖啡怎么样?”梦兰拿着电话正犹豫,高健继续说:“我的一位朋友刚从南美回来,给我带了一袋牙买加的蓝山咖啡豆,我还没拆封。平时在公司里只是给你冲速溶咖啡,现在想请你尝尝我烘焙、研磨咖啡的手艺。”梦兰想拒绝,张了张嘴,又把话咽回去了。平时由于工作很忙,梦兰照顾家的时间很少,所以,周末梦兰几乎都是和家人一起,基本上拒绝一切应酬。可高健的邀请、或者说高健的魅力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她,让她无法拒绝。短时间的沉默后,梦兰说:“我周末没有别的安排,谢谢你的邀请。什么时间?在那儿?”高健说:“明天上午到我家,怎么样?”梦兰答应了,她记下了高健家的地址,只等明天赴约。

    晚上到家后,梦兰和丈夫商量说:“明天上午要去看一位同事,烦劳你照顾孩子了。”丈夫也很体谅梦兰,梦兰极少在周末外出,就说:“你去吧,自己的孩子还说什么烦劳不烦劳的。”梦兰不知道高健家里有什么人,又不好问,但不管是什么样的人,茶总是要喝的。晚上,梦兰去了一家茶叶店,选了2斤上好的铁观音,自己家里还一罐别人刚送的云南女儿环,准备明天去高健家带上,以表谢意。

    周六早上,梦兰照顾家里人吃完饭,简单的修饰了一下,就出门了。高健的家在一个高档住宅小区里,梦兰找到了高健的家,站在楼外梳了梳头,然后按响了门铃。高健在对讲机上告诉梦兰,门已打开,上楼就是了。梦兰上了三楼,高健已在门口迎接她。高健把她引进客厅,示意她随意坐下,梦兰就坐在了茶几旁的沙发上。

    看到只有高健一人,梦兰问:“你家里人呢?”,高健说,只有他自己在这里,其他人都在北京。梦兰轻轻地“哦”了一声,显得有些拘谨。高健看出来了,就说:“随意点。”这时空气里飘着一股浓郁的香气,高健说:“咖啡豆烘好了,你少等,我去把咖啡豆磨一磨。”梦兰站起身来,随着高健一起进了厨房。高健熟练地把咖啡豆倒进研磨机里,神情专注地用手摇着机器的把柄。不一会儿,咖啡就磨好了,高健把它倒进咖啡壶里,加上水,通上电。梦兰回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 等咖啡煮好后,高健倒了两杯,一起端到了茶几上。他给咖啡加了些鲜奶,问梦兰是否要糖?梦兰点点头,高健夹起一块方糖放到了梦兰的杯子里,而自己却没加,他说他喜欢不加糖的咖啡。梦兰端起杯子闻了闻,很香,她啜了一小口,又放下了。高健问她:“怎么样?”她点点头说:“嗯,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咖啡。”

    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,梦兰还是有些紧张。高健说:“听音乐吧?!”梦兰点点头。高健过去打开音响,音箱里飘出了《青花瓷》的旋律。梦兰好奇地问:“怎么,你也喜欢这首歌?”高健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在梦兰旁边坐下,他轻轻地拉起梦兰的小手,放在了他两只大手之间。梦兰一阵慌乱,想把手抽出来,高健用力握住,没有让她把手抽走。梦兰的心怦怦乱跳,她怯怯地看着高健。高健迎着她的目光,说:“我喜欢。你就像这青花瓷,我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呵护着,不敢轻易去碰她。我担心一不小心会打碎她,她的美一缕飘散,我无法再找回。”高健喃喃地:“我一直想告诉你我的感觉,可‘近乡情更怯’。”他眼睛茫然地朝前看着,不敢再看梦兰。

    梦兰现在的大脑一片空白,思维几乎凝固,她的身体微微地抖着。高健左手握住她的手,右手揽过她的肩膀,轻轻地抚慰着,说:“别紧张,如果你不愿意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,相信我。”

    梦兰由于紧张,身体有些虚脱、僵硬。不过高健的抚摸确实起到了安抚的作用,梦兰渐渐地缓过劲来,瘫软在高健的怀里。高健顺势将她抱住,轻吻着她的头发,她的额头,她的眼睛,她的鼻子,最后把嘴压在了她的嘴上。他拥紧她,把她压在沙发上,暴风雨般地狂吻起来。梦兰几乎窒息,但她无意反抗,听之任之,她感觉到了那种久违了的飘然欲仙的感觉。突然,梦兰好像意识到什么,想用力挣脱,可她全身都被高健箍住了似的,动弹不得。她命令高健:“你起来!”声音很低,却掷地有声。高健被震慑住了,停止了亲吻,他怔怔地看着梦兰的眼睛,像是对自己说,又像是对梦兰说:“我不起来,我起来,你就会逃走。”梦兰停了停说:“我不走,你放开我,好吗?我都快窒息了。”

    高健松开了梦兰,坐了起来。梦兰也从沙发上坐了起来。他们谁也不看谁,就那样静静地坐着,可两个人的心由于激动,都在咚咚地跳着,他们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。还是高健先开了口,他说:“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梦兰抬头看了看他,没吱声。高健说:“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就让我想起了我大学时的女朋友。你们的气质和身材是那么的像。见到你,我就会想起大学时和她相处的那段的美好时光。”高健说:“你虽然不是很漂亮,但你超然的气质那么地与众不同,再加上你的成熟与丰韵,我总是对你充满了幻想。我不是有意对你不恭,是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    高健看起来局促不安,有些内疚。他帮梦兰端起了杯子,像是要安慰梦兰,说:“再喝点咖啡吧。”梦兰接过杯子,呷了一口,有些埋怨地说:“我是个中规中矩的人,你怎么能对我这样?我父母都是教师,家教很严,你不该对我这样无礼。”高健点头称是,又说:“我知道你是位严谨的女性,公司里的男同事都对你很尊重。我也不是个随便的人,我的家教也很严。我是曲阜人,爷爷是私塾先生,母亲也是教师,他们一直教我做人的道理。你想想,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,又在那样的地方长大,我的骨子里浸透了儒家思想。”听了这些话,梦兰有些谅解高健了,心理上和高健有了某些共鸣的东西。

    毕竟是两位优秀的异性,在协作中互生好感,互相欣赏,彼此对对方都有强烈吸引力。梦兰放下手中的咖啡,满是柔情地看着高健,目光中充满了某种期待。高健读懂了,他拉起梦兰的手,梦兰顺从地倒进他的怀里。他捧起她的脸,深情地凝视着,他要把她那张脸刻在自己的心里。他充满激情地抱紧她,又是一阵狂吻,梦兰不再挣扎,而是尽情的享受高健的热吻带给自己的幸福。也许是兴奋,也可能是激动,或许还有一点点紧张,虽然屋里开着空调,他们却已经是大汗淋漓。高健拥着梦兰,征求他的意见:“我们去冲个澡,好吗?”梦兰明白他的意思,随他一起进了浴室……

    回家的路上,梦兰一直在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,她感到很对不起丈夫和孩子。回到家后,她一头扎进浴室,洗了很久很久。出来后,有把今天穿的衣服全洗了。她害怕丈夫闻出什么味道,更怕伤害他们爷儿俩,因为她在他们的心中总是那么完美。她觉得自己不再纯洁,不住地谴责自己。她不知道以后在公司里该如何面对高健,如何面对同事。当然,梦兰走后,高健也对今天的冲动有些后悔。然而,他好像没有梦兰那样责怪自己,对自己今天勇敢地冲破某种禁锢,感到一丝丝欣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