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忆的博客

信手拈来生活点滴,与朋友共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节日返乡记  

2007-10-27 23:54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国庆长假第一天,我们一家三口就冒着蒙蒙细雨,踏上了返乡的路程。返乡,当然是返老公的家乡。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嘛,老公的家乡,也是我的家乡。老公家乡是临沂郯城,我国古代的郯子国所在地。

我们一行共三家,10个人。在这10人中,除了我是胶东人,其余的人都是郯城人。当然我儿子也有一半胶东血统。地域的不同,生活习惯和语言就有很大的差别。由于当天上午有些事情要处理,因此决定吃过午饭再走。我们的午饭是在济南一家威海人开的饭店吃的。这家饭店是以海鲜类为主,而且我也喜欢海鲜类。可吃饭的时候,满桌的菜,就有一盘鱼,就没有其他的海鲜类的食物。由于语言上的差异,也闹出了很多趣事儿。其间,孩子的三伯父对我说:“弟妹,你给大家提个酒。”我一听就说:“我这就去提。”我问他:“酒放在哪里?”弄得他们郯城人哈哈大笑。其实孩子的三伯父是要我给他们郯城人敬个酒。我以为他说酒不够喝,车上还带着酒,让我下去拿呢。在这些人中,还有一个4岁的小孩,他总想拿酒杯玩。她母亲怕他把酒杯子打碎了,说:“不能玩,这酒杯子海了。”我儿子不太明白这位母亲的话,就问我:“这桌子上就10个酒杯,她怎么说杯子海了?”我去郯城比儿子去得多些,知道“海了”就是“坏了”的意思。可在胶东,“海了”就是“太多了”的意思。我儿去姥姥家比较多,自然把“某某东西海了”理解为“某某东西太多了”。

这次回家,家里又有了新的变化。变化最大的就要数孩子的大伯家了。原来家里的平房不见了,拔地而起了三层小楼,尖顶、红瓦,很有点西洋建筑的风格,总面积达600多个平方,外加一个小院子,看得我心里痒痒的。一家人一起聊天的时候,我说这房子在济南300万都买不下来。大侄子是村里的村长,反应机敏,就和我开玩笑说:“婶子,你把这房搬到济南去吧,卖个好价钱,再在这儿多盖几栋,留你们退休后,回来住。”以前回老公家,最让我头疼的就是住宿问题,我不是那种娇气的人,可一张床上得挤好几个人睡觉,铺的褥子很薄,硌得我的骨头疼,基本上是通宿睡不着。每次回家住两天,都会弄得肌肉酸疼,回济南后,狠睡两天都恢复不过来。可这次不一样,我在那儿住得都不想回济南了。宽敞明亮的小楼,柔软的大床,清新的空气,如果不是要回来上班,真的是不想回济南了。

郯城是银杏之乡。每年到了国庆期间,正好是银杏成熟的季节。记得96年国庆节我们也是回了郯城,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银杏成熟时的景象。高大的银杏树上,密密麻麻的挂着金黄色的银杏果,打银杏的人,爬上大树,用脚使劲地踩着树枝,银杏就噼里啪啦的低掉在地上,不一会儿树底下就金黄一片。家里人告诉我,这银杏树也叫摇钱树,在那个时候,一个银杏就可以卖到一毛钱,掉一个银杏,就是从天上掉下来一毛钱啊。我看着银杏随着树枝的抖动,唰唰地往下掉,这是在往下掉银子啊。怪不得他们不把那黄灿灿的小杏叫黄杏,而叫银杏呢。那时我公公家有26棵银杏树,形成了一块一亩多地的园子,打银杏时,场面相当壮观。一大家子人,20多口子,年轻的男性爬到树上踩树枝,妇女儿童就在树下捡银杏,噢,不,应该说是捡钱。每个人干起活来那可都是劲头十足啊,脸上洋溢着幸福。据公公说这银杏树是他爷爷载下的,到他这一代才开始挂果。因此,银杏树还有另外一个形象的名字叫:“公孙树”,意思是,爷爷载下的树,孙子收获。由于嫁接技术的改进,现在的银杏树大约67年就可以挂果,有的甚至用更短的时间就能挂果。由于大家看到了银杏是一条发财之路,银杏树在郯城的种植规模发展很快。种的人多了,银杏的价格自然也就降下来了。几年前,公公已经把家里的那几棵树卖掉了,它已经不再是摇钱树了,而成了负担。我听了后,觉得怪可惜的。这次回家,我又去那园子看了看,树依然在,仍如从前高大、茂盛,金灿灿的银杏挂在树上,甚是喜人,可它们如今已不再属于我们的了,不免有些伤感。

回家的第二天,就碰到了两件喜事:红喜事和白喜事。大清早,屋后的那条街锣鼓齐鸣,鞭炮响个不停,大伯哥告诉我,有一人家的姑娘出嫁。我好奇,想看看现在的农村是如何嫁姑娘的?就跑到后面那条街上去凑热闹。这一看,不得了,人家新娘的坐骑是帕萨特,前面有四辆小轿车开路,后面跟着两辆大卡车。前面的那辆卡车上装着嫁妆。成套的被褥摞起来有一人多高,洗衣机、电视机,当然还有些别的东西。总之,一卡车装得满满的,都是新娘的嫁妆。就看那一堆被褥吧,他们这一辈子都用不完的。后一辆卡车拉着一群敲锣打鼓的人。在热闹的锣鼓声中,车队渐渐远去。真的是羡煞我也!我转身刚刚回到家里,就听到了一阵唢呐声由远而近,我正纳闷,这接新娘的车队都已经走远了,怎么这吹唢呐才过来?大侄子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孙女告诉我,是村里的一位老人去世了,家里人给去世的人泼汤。还真够热闹的,一行大约30多人的队伍,头上包着白头巾,腰里扎着拖地麻绳,正哭着经过我们家的门口。在队伍的前面是死者家属请来的吹鼓手,吹吹打打的在前面开路,死者的家属哭哭啼啼跟在后面。快到中午的时候,我又听到了唢呐声,就问侄媳妇:“又有人去世了?”侄媳妇告诉我,还是早晨那家人,泼汤,要一天三次,连续泼六天。哎,这办白喜事儿比红喜事还要热闹、麻烦。人活着的时候,他的子女不见得对他有多么孝顺,可死后,却要摆样子给村里人看。可如果他们不这样办,会受到村里人的嘲笑和议论。也许这是当地的风俗,但我想,如果能把办丧事的钱,用在父母生前来孝敬他们,那样不更好吗?人死后,你为他花多少钱,又有什么用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