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忆的博客

信手拈来生活点滴,与朋友共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 · 儿子  

2007-06-17 08:48:03|  分类: 家庭·家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父亲节,也恰好是我儿子的生日。遗憾的是,这两位我至爱的亲人今天都不在我身边。老父亲远在家乡——一座美丽的滨海城市;儿子在学校,今天还有一项重要的考试,无法回家。我只能在电话里为老父亲送去节日的问候,为儿子送去生日的祝福。在心里为他们祈祷:愿老父亲幸福快乐、健康长寿!愿儿子茁壮成长,天天向上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父亲

        父亲已经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了,70多年的生活,他经历了很多磨难,年仅6岁就失去了父亲——我的爷爷。由于继父不愿供他上学,他曾几度失学。文革中经历了软禁、被批斗。可父亲一生都是乐观的,从没为此抱怨过谁。他善良、宽容、与世无争。

        在我小的时候,父母两地分居。虽然父母相隔不远,但在那个时代由于交通不便,父亲两周才回家一次。两周一次的周六下午,是我和妹妹最兴奋的时刻,我们总是眼巴巴地看着窗外,等待着父亲的身影出现。一旦看到父亲,我和妹妹就立刻冲了出去,父亲总一只手牵着一个,另一只手抱着一个,把我们领回家。还不等父亲坐下,我和妹妹就迫不及待的翻看父亲的皮包。因为,在父亲的皮包里,总会有我们喜爱的食物,或一些小东西。这时候父亲也是一副幸福的模样,咧着嘴看着我们姊妹俩,一句话不发,任由我们翻腾。

    父亲是一位极为宽厚的人。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只训过我一次,为什么我忘了。我只记得大约在我十岁的时候,一次我与父亲顶嘴,那次他可能真的是忍无可忍了,从身边抄起一根棍子,高高的举过头顶,我并不惧怕,两眼死死的盯着父亲,因为我不相信他会打我,父亲也很生气地看着我,就这样,我们对视了约一分钟的时间,父亲高高举起的棍子放下了,无可奈何的笑了笑。

    父亲退休十几年了,这几年他越来越老态了。头发花白了,耳朵背了,反应慢了,走路拖沓了。每回家一次,就发现他更苍老了,心里总有些说不出的酸楚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儿子
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我儿子的生日。17年前的今天,也是一个星期天,我生下了我怀胎十月的宝贝,我做母亲了,那一刻我很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早上阳光也是这么灿烂,空气比今天清新,9:00我被推进了手术室,等待剖腹产。麻醉师是我老公的同学,平时都认识。要打麻醉了,他问我:“小梅,怕不怕?”我说:“不怕”,可我浑身上下都在哆嗦,麻醉顺利地打好了,他又给我注射了一点安静剂,我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手术开始时,我还有点意识,过程就什么不知道了。半醒半睡中,听主刀医生说,是个男孩儿。儿子打好包,护士把他抱到我的面前让我看了一眼。我看到儿子时,他一只眼睛睁着,一只闭着,红红的脸膛。这个时候,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,泪就顺着我的淌到了手术床上,是幸福?是委屈?还是……?我分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 11点我被推出了手术室。在手术时的门口,站着我的母亲、老公、还有妹妹。他们兴奋地告诉我,已经看到孩子了,一个大胖小子。

        回到病房不久,天空突然乌云密布,没几分钟就下起了大雨。我听说,一个人如果在他一生重要的时刻,能遇到暴雨或暴雪,这是一种吉利的暗示,是老天为他动容了。我从不信命,可这一刻我宁愿相信:这是老天送给我儿子的祝福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